朝露曇花

腐 R-18G 恶质

给大家分享我区大佬的狗粮
我,低修武当,肝个烽火匹到我区论剑积分第一的武当大佬,然后大佬带着他的华山靓仔把我们摁在地上打,还要用称谓喂我们吃狗粮。
武当大佬叫清风,华山大佬叫清影
武当大佬的称谓是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华山大佬的称谓叫清风泠泠与影成双
这波狗粮我要吃!!!!
吃得咬牙切齿泪流满面……
分享喜悦。

看了官方新更的兵器介绍之后,除了感叹一句郑师兄那点黑历史已经全被天机阁扒拉出来了之外,就是你闻师叔是真得耿直……你竟然也去打了火精通吗????怕不是想论剑假装萌新下去炸鱼!!!
至于闻师叔为什么不穿忘尘套,我觉得游戏里体现得很明确了
他都穿问(大)初(佬)心(衫)了为什么还要用忘尘的外观,那肯定是不会穿的了!

寻人启事

今天晚上是哪个惊鸿照影的武当小道长……先是跟我组野队七星秘宝(一无所得)然后在武当下雨的时候又偶遇一起嫖闻道才(看着我皮到死),之后他去嫖薛道柏了……是谁!!!!!!!来我们一起共诉衷肠(x)这年头能偶遇嫖闻师叔和薛师叔的不多见了啊!!!!!

对暗香师姐撒娇,对武当师兄害羞
暗香每天的课业:教训调戏师姐的登徒子,哈哈哈哈十二连环坞的水匪来复仇了师妹你快去看看,师妹你下山都遇到了什么好玩儿的快给师姐说说,师妹香帅胡铁花又来看你了
武当每天的课业:训斥动手动脚的女香客,哈哈哈哈十二连环坞的水匪来复仇了师弟你快去看看,师弟你下山都遇到了什么好玩儿的快给师兄说说,师弟香帅胡铁花又来看你了
在暗香逛一圈:你刚回来还是好好休息吧,比武不在这一时
在武当逛一圈:师弟要不要来比划比划
然后武当还和暗香正在通婚
……
总觉得暗香和武当人设差不多

我的武当没有华山我的华山没有武当,所以每天只好一个穿着蔡师兄的衣服去邱师兄面前卖骚,另一个摘了全身武器装备才敢冒着生命危险去调戏武当扫地僧闻道才
————————————
朋友们武当武痴美人致虚长老闻师叔,对就是那个和邱居新一起一左一右站在太和桥下面的武当第二冰山、两耳不闻武当事一心只想剑与酒、私藏的酒还都被宋居亦和黄乐口头上抵给前来领课业的弟子们、一身贵的要死却只有他穿才有仙气,别人穿都是买家秀卖家秀的问初心衫、耿直满格把自己好不容易搞到的北冥履借给十一岁的郑居和穿结果你们都知道的闻道才,不了解一下吗!!!!!!!

我一直觉得这个金百万是个非常有抱负的暴发户……敢问哪个有钱的油腻中年男人不想买下整个武当山一天换一个俊秀风雅,眉目清丽的小道士在房间里念♂经超度自己物欲横流的心呢

大声逼逼

那条撕kpl皮肤的真是可笑,都什么时候了还跟王者扯史实扯历史背景,更可笑的是还跟你企鹅爸爸扯市场营销手段,都自由恋爱了还想包办婚姻呢

我真的要当糖刀子吃了,我以为明世隐搭档会是战士坦克什么的,结果……狄仁杰???????李白还克制明世隐???????
明世隐:一首凉凉送给狄仁杰
李白:一首凉凉送给明世隐
狄仁杰:???

转世

Emmm……这篇主cp连车都没飙起来光驾照就被没收了三次,另外一篇mob却存活着,lof口味真得奇怪真得奇怪

以下注意
*大量私设有
*主 李元芳x狄仁杰
有部分内容涉及武狄武 信白 白狄
*轻微黑化有 非HE
*部分章节主要角色死亡有
*没有带超宝和特种小耗子玩

评论玩具车

幻觉

            

*相貌转化过程是救世之瞳→原皮
*朝凪老师的本子看多了真得会有问题(x)
*实在是写不动了,我有认真怀疑自己是不是幻肢早泄阳痿
*[注意]路人强暴 cp洁癖慎入
*[注意]低俗  单相思
*[注意]路人x扁鹊  徐福x扁鹊











在他衣衫褴褛地在峡谷的底端漫无目的的走动时,心里还是有那个人的,那个成就了自己同时也毁了自己的人。
这种感觉直到他第一次彻底地闭上眼睛才消失。

             

他在一个昏昏沉沉的下午惊醒了,上一秒才沉浸在耀眼的幻光中,下一秒就被师父毫不怜悯的敲桌子声拽了回来。青年抬起头,额前的碎发也没能盖住惺忪的睡意从他眼中流露出来。
师父冰凉的手指从青年颈间层叠的围巾中伸了进去,里面小动物内脏似的温暖让他忍不住再向里挖掘,直至搭上青年消瘦的锁骨。
青年触电似得抖了抖,但还是迎上了那顺走自己身体温度的手。

“师父您又要走了吗?”
“嗯。”

之后师父说了什么他不记得了,如今也不想记得了。

之后医馆便总是只剩下他一个人,清瘦的身影在房中坐着。

出诊也只是他一个人。

求医的人叫他小医生,在路上看到青年的身影都会热情地围上去打招呼,寒暄之时偶尔会提起他外出的师父。

也有人直接用上古神医的名字——扁鹊来称呼他,却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名是什么。

罢了,不知晓真名也好。


扁鹊第一次上门为那个殷勤的男人问诊时,他隐隐约约觉得要么他根本没有病,要么便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但是出于医德他并没有太在意。
“小医生,也来帮我治一治下面的病症。”
果然,在一阵莫名其妙的对话之后,男人就将他逼到了桌子边上。
那人急切的褪下了自己的裤子,将里面更加急切的东西露了出来。也未等他说出什么来就直接将他的手用围巾绑起来举过头顶,顺势将他的腿抬上桌子。
“这个要怎么治……小医生应该知道的吧。”
“早就听说您医术精湛,人也长得好看,还真的是百闻不如一见。”
因为不服从和反抗挣扎,男人扇了他好几下,拽着他的头发往桌子上砸,又在他头晕眼花的时候强行在下体插送。
“老实一点。”
男人在限制了他的行动之后便直接用猛烈的速度击溃青年最后的防线,扣住他的肩,看着被性事慢慢侵蚀的青年像一条脱水的鱼一般挣扎,在全根没入的时候难耐地弓起腰。
男人丝毫不顾他的哭喊,只顾着自己爽快愉悦,在处子未被开拓过的地方尽情驰骋。
在被磨光了所有的力气之后,他再也无计可施,只能被动的承受所被给予的一切;他不理解那人脸上的迷情和沉醉,明明是那般让人受苦受难的事情。

               

最后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去的了。
只是记得刚醒来便听到了师父的声音。
“阿缓。”
“是,师父。”他在床边看到了师父的身影,但是有什么东西在抑制他起身的欲望,腰腹以下尽是沉睡过后的麻木,像是吃错了麻醉药,置身梦境,不辨真假。
“昨日做什么去了?”
“出诊,师父。”
“好,安心睡吧,你昨日受了些风寒,起来后记得吃些药。”
“劳师父费心了。”
他埋进被子里的脸有些发烫,仿佛之前的事情不过是一场不真实的梦。

之后师父要他去给一位病人送药。
去往那个地方的路很熟悉,但是何时去过他却不怎么想得起来,大抵是幼时玩耍去过吧。
药箱里的东西压着他的肩膀隐隐作痛,中间也只得换另一边来背。他用手掂了掂,皱起了眉头,虽然每一服的药量很小,但是都放在一起的话,剂量未免也太大了些,扁鹊不禁为这位病人担心了起来,这么多的药,也算是一种折磨了。
“叨扰了,这是师父托我带给您的药。”
当那片骇人的阴影覆压下来的时候,扁鹊再也不记得后面发生了什么。
“小医生可还记得这里?”
“不……哈啊,不记得。”
他的嗓子早就喊哑了,男人端了一碗东西给他,入口尽是苦涩的药味,他没有时间去想那到底是什么,在他还没有将那碗液体咽下去,男人就迫不及待往他的嘴里塞腥膻的秽物。


“阿缓”
“是,师父。”
“勿要忘记了送药。”
之后便是昏天暗地的头痛欲裂,他也不曾看得清师父脸上若隐若现的调笑。

他不知道这个男人现在在做什么,也不知道是否该反抗。
“我啊,”男人笑他的,“和小医生可算是两情相悦。”
“啊……”扁鹊张着嘴,却也吐不出一个字来。
他不记得了。
他记得医书上的每一个字,却再也记不得在自己身上发生过什么。
“我不记得有过这样的事情。”
“那不过是小医生健忘而已。”
“即便确实如此,我也觉得这样不妥。”
“真是苛刻。”


那天在一夜的欢愉过后,男人早早便起了床,看着筋疲力尽衣衫不整趴在床上的扁鹊,手便又忍不住从他双腿间探进去,感受那其中的黏腻。
“小医生可还记得我?”
男人最后捧起他的脸,把那些白浊一点点的刮蹭在他脸上。
“我,我……”赤橙的眼瞳惊恐地在眼眶里转着,心灵的窗口就这样将底牌交了出去。
看到他这欲言又止的样子男人的脸上还是有那么一丝玩味的,但是很快又消失殆尽——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师父。”
“进来吧,阿缓。”
“弟子可曾将诊书交给师父?”
“阿缓实是健忘,昨日便已交了。”
看着扁鹊呆在原地无所适从的样子,徐福忍不住笑出了声,拉过他的围巾又往他的脖子上缠了一圈。
“师父能让弟子看看吗”
徐福彻底大笑起来,一把将自己面红耳赤的徒弟扯到身前。
“怎的不信自己亦不信我?”
“……弟子不敢。”
徐福靠得过近,扁鹊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徐福偏过头,手拉开那堆围巾,贴上扁鹊的脖子。
“阿缓真香,莫不是同哪家的姑娘共度了春宵。”
“没,没有……”
扁鹊反驳的话最后被淹没在同徐福的接吻之中。
徐福对他若即若离,又在他陷入其中无法自拔之时残忍抽身离开。
“等一等阿缓。”
扁鹊跪在地上,双眼中尽是狂乱的迷恋。
徐福喝了一口液体,之后径直以口渡给了扁鹊。
那时他根本不想管徐福给他喂的是什么。
师父喂的,喝了便是。
“我爱你,师父。”
之后似是发生了什么,但是又似没了下文。


“阿缓,为师要外出行医,照顾好自己。”
“是,师父。”
“还有按时去送药。”
“是,师父。”
来请徐福的人与同行的人窃窃私语,医师唯一的徒弟怎的像那苏娘娘一般呆滞,尽听人言。

折磨并没有因为徐福的离开或是返回而终止。
他在那个男人的威逼利诱下说了很多有失体统的话。有的话他自己大概都不会想听第二遍。
“小医生与我成亲可好”
男人一边用力地挺胯一边掐紧他的腰,像是害怕身下的人会从什么地方逃走。
“痛,啊……太痛了……求你慢一点”
“小医生,到底愿不愿意同鄙人成亲。”
“不要……痛……求求你了,不要了。”
最后他还是说了。
亲口说要同那个男人成亲,甚至是要给他生孩子这种荒唐话。
答应他每天都可以像这样做,说自己会像青楼女子一般诚恳得服侍他。
扁鹊因为这些言不由衷的话惶恐了很久,他害怕师父会在某一时推门而入,亲耳听到他说这样
的话。
然后厌烦他。


男人最喜欢将他的围巾拉到脖子后面去,绑住他的双手之后,再从后面贴着他的脊背进去。
“从来没有人见识过小医生这样不堪入目的一面吧”
“不过你也是可怜,跟错了人,他是不会对你好的。”

青年就一直这样,每周都会有一天过得异常混乱,待第二天的阳光照射进来,一切就都会照常进行。
他就继续背上药箱,四处行医。

慢慢得,师父最后再也没有回来。
他开始怀疑没有这个人的存在了。
他觉得那个病人就是师父。
但是又肯定两者绝不是同一人。


有什么东西把他的脑子搅得一团糟。


后来的事情他倒是记得很清楚,从入宫为秦王治病到再次见到师父。


而后面的事,就只能用深入骨髓来形容了。
那种违背伦理道德的快感让他食髓知味,他自然没有注意到师父的异常,反而一步一步深陷泥潭。
待他醒悟过来,活埋他的泥土已经盖过了胸口。
若不是那场倾盆大雨,他大概真得也就一死了之了。
一切都如梦如幻,他上一秒还记得师父搂住自己,在耳边说些让他难堪的情话;下一秒就变成了牢门前那张冷若冰霜的脸。
“为什么?”
“愚蠢的阿缓。”
我哪里做错了吗,为什么要这样待我。
也正是这样的理由让他最终活了下来。
活成了另外一种样子。


十一

同他自己的故事相比,魔道文化中那些故弄玄虚的东西难免有些相形见绌。

而他要从最初开始的地方结束这一切。

“对我这种样子的人你也下的去口吗?”被压在桌子上的青年不紧不慢得嗤笑了一声,挑起来的眉头里满是嘲讽和奚落。
青年原本白皙的皮肤变得青紫,更像是刚从坟墓里走出来的尸体,若不是那张精致的脸怕是没人认得那就是当年那个人尽皆知的医生。
男人努力地咽了一口唾沫,眼神还是紧紧地盯着青年的脸,手依然放在他裸露的腰腹上面。
青年轻笑着,垂眼瞥了一眼那人下半身的反应。

“惟死可医。”

地上裂开的药水升腾起诡异的烟雾,青年坐在桌子上,翘着腿,看着那个男人在痛苦中挣扎,却又喊不出动静来。

青年带走了那人落在桌子上的钱袋子,掂了掂里面的份量,抛向空中,划了一个小圈又落回他手里。

“告辞。”

太阳已经落下了,扁鹊即将离开这个地方,永远不再回来。他站在门口,看着那些忙于捡拾金子碎块的小孩童,眼角处是遮盖不住的笑意。


十二

“越人这一去可记起了从前的往事?倒是与我说来听听。”绿发的贤者虽是笑盈盈的,但眉眼间尽是睡意,完全看不出应有的兴致。

“不曾记得了。”










*徐福利用了扁鹊对自己的感情,只是纯粹想玩弄他而已
*庄周真的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不想睡觉
*没有徐福那出事扁鹊大概真得会是救世之瞳的那个样子吧,虽然也是隐士的风格但是明显眉眼温柔很多